【茶事生活】白牡丹的召喚

2021.07
文、圖 / 黃琛傑
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
國立臺北科技大學助理教授

春天的小樂透
    新春伊始,老天爺正要掀開熱鍋邊,可北方的寒氣卻離開地不情不願、不乾不脆,偏偏一步三回頭。這三溫暖,教人洗得可真不是通體舒暢、神清氣爽,尤其是家中若有老有小的,特別教人掛心!不過,都說要刮別人的鬍子,先得把自己的刮乾淨……不對!這話用在這兒完全不對馬嘴,應該用「推己及人」才是。要「及人」,先得站穩自己的腳跟;要掛心老小,就先得把自己照顧好。

    秉持著這「我不先享受,誰先享受」的理念,易容成青春的步伐,給了自己一場春天的小樂透!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嗎?不!不是!這得鄭重澄清:我—沒—偷!我是光明正大地享受這人到中年後,難得能切換螢幕,開啟屬於自己的浮生半日遊的!

▼三徑就荒的入口造景

荒城中尋芳
    伴隨著冷冽寒風中那百分之三點六的新春氣息,毅然決然出走,要在負責榨乾人類靈性的都會角落中,尋覓那殘存的「一枝春」。

果然,踏破皮鞋、開盡車油,映入眼簾,「松菊猶存」!

    看著那「荒草鮮美」的門面,輕輕推開的,不是某些連鎖超商廉價的「歡迎光臨」,也沒有百貨商場非你不可的熱力招攬,而是淡然有味、自在隨意的招呼!桌面上的「眾芳譜」(蘇東坡所謂的「從來佳茗似佳人」),教人眼花繚亂。今日,吉,大利東北,該與哪一份茶結緣呢?

    以常情來說,時當新春,綠茶正宜,求其符應萬物復甦,生機競萌,天地爭綠,好比春日清早窗口外綠繡眼的絮絮叨叨,又或是西門鬧區中盈溢著的青澀招搖。雖說如此,可今日輕寒漠漠,天色茫茫,在蓄勢向新希望邁開步伐的同時,老天爺卻三心二意,不捨對於即將逝去的留戀。眼前的這些綠茶雖可當新,可又如何能符應於舊呢?那麼,沉鬱厚重的鐵觀音、岩茶呢?或是心如止水的陳年普洱呢?嗯!戀舊固然是戀舊了,卻又似乎少了那麼點兒新春的輕盈…

    「白牡丹」!就在這新舊爭寵、青黃不接的天人交戰時,「2013年春老樹白牡丹」溫婉含蓄地靜候於眼前,也迴盪在耳邊。今日吉,大利東北,就是它了!也只有它,能一償此時此景之情。

▼老樹白牡丹的體檢表

▼2013老樹白牡丹

笑呅呅的單守
    多年前在公視,曾有一齣戲劇「歌謠風華—初聲」,講述的是早期台語歌曲的黃金年代。在眾多精彩的早期台語歌曲中,該劇獨獨選取了「白牡丹」作為壓軸的片尾曲,實在不得不稱讚安排者的慧眼獨具!因為該曲盡掃了早期台語歌曲的一味淒苦,餘韻可謂淡而彌遠,恍若風雨如晦後,天邊破出的一抹青!

    按「白牡丹」為陳達儒先生於1936年十九歲時的作品,是透過高潔自持的白牡丹,來影寫少女的嬌、羞、癡、貞。輔以作曲者陳秋霖先生的別出心裁,略去歌仔戲「哭仔調」中的哀怨悲戚,使得「白牡丹」一洗早期台語歌苦調的悲傷,反而給聆聽者「笑呅呅」(台語)的感覺(註)。

富貴無罪
    說起牡丹,自古以來便為國花。雖然未經歷朝歷代的官方認證,卻在大多數的百姓心中留下了獨占花魁、「唯有牡丹真國色」,或是「獨立人間第一香」等印象與美譽。

    會這麼未經私下串連、公開行銷,便得到大多數人一致的擁戴按讚,當然是因為牡丹的花色大紅,給人熱鬧喜氣、富貴圓滿的感受。在台灣,只要是中學以上的學生,應該都曾讀過周敦頤的〈愛蓮說〉一文,所謂「牡丹,花之富貴者也」。而這也才不得不讓獨愛蓮花「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」的周敦頤感嘆地說:「牡丹之愛,宜乎眾矣!」

    當然!富貴誰人不愛?可偏偏自古以來有些讀書人要鄙視富貴為庸俗,硬是要藉著將富貴踩在腳下,來強調自己不慕榮利,以自鳴清高。試問:富貴到底哪裡得罪了這些清高的讀書人?

    這時,總有人喜歡掉書袋,搬出從小讀過的孔老夫子說的「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」來作為說辭,這真的不愧是「好讀書,不求甚解」呀!其實,古書並沒有多難了解,有時只要稍稍具備基本的「望文生義」的能力,反而就能正著啦!

    怎麼說呢?君不見孔老夫子在富貴之前加了道天鎖,明明白白指出「不義」的富貴才瞧不上眼。換言之,如果是合於正道的富貴,老人家才不會惺惺作態,自標高致呢!他老人家甚至還要說「邦有道,貧且賤焉,恥也」咧!貧賤是恥辱,後世難以計數、前仆後繼高唱「心事誰人知」的讀書人,不知道是不是曾經讀過?可惜的是,孔老夫子之視不義的富貴如浮雲,竟成為了後世讀書人不奮發振起,不唱「愛拼才會贏」,只要稍微遭遇點兒橫逆摧折,便萌生退心的護身符!

    這些年讀書,讀著讀著,忽然心生一感:同樣叫做「人才」,春秋戰國的,雖然身處亂世,卻幾乎很少發牢騷。可是,從大一統的漢代以後,所謂的「人才」,卻多愛發牢騷、逞文才,自鳴清高。生命之強韌與疲弱,實在有天淵之別啊!

▼恍若白牡丹的茶點

單純的富貴
    文末,想來爆個小八卦,是有關作為民族正氣之象徵——文天祥的事蹟。文天祥當初在二十歲,也就是相當於現今大學二年級學生的年紀時,便考上了狀元。不過,考上狀元的他,與我們一般人對他的認識並不相同。

據《宋史》所載,說文天祥「性豪華,平生自奉甚厚,聲伎滿前」,用現在的話來說,就是過著富豪級別的生活。不過,後來外族入侵,國破家亡,文天祥一改從前,毫不猶豫地將所有的家產轉為抗敵的軍費。即便被俘後,敵人如何以高官富貴相利誘,也不為所動,而為後人留下了千載絕唱的〈正氣歌〉,留下了「人生自古誰無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」的精神典範!
拿得起,放得下!享受得起,割捨得下!這才真正是世上罕有的大丈夫!

    話說回來,我愛蓮,我欣賞菊花,可是這些並不妨礙我對於牡丹的青眼有加!牡丹,富貴,可以追求。不過,如果能在「無憂愁,無怨恨」、「無亂開,無亂美」、「無嫌早,無嫌慢」這高潔的「白」牡丹中,品飲出「單純」的富貴,不是更值得人朝朝暮暮,義無反顧嗎?

▼典雅自在的空間

⬤  註:參見Classical古典音樂台,專題「福爾摩莎音樂故事」
⬤  延伸分享三徑就荒(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四段553巷46弄15號)

索取活動資訊 Get Event Information

姓名 Name
接收訊息信箱 Mail